2000年9月5日 星期二

1-13 Sixty 最後六十秒(下)

By Dawson E. Rambo (drambo@sonic.net)
翻譯/藍墨水與 TXP 龜毛校稿大隊



嚴重警告:有人物死亡




  穆德站在走廊,等待他們母子三人離開房間。眼淚現在不受控制地流下他的臉龐。就快結束了,史卡利,他想著。再過幾分鐘妳就能永遠地安息了。

  門開了。瑪姬史卡利走了出來,兩個兒子跟在她後面。

  比爾在穆德面前站住,他的目光嚴厲,眼眶泛紅。他們彼此盯視良久。「穆德,」他終於開口,一分鐘後又補充:「福克斯。」

  穆德閉上眼睛,知道他想說什麼。##CONTINUE##

  他錯了。

  「她愛你,」比爾支吾地說。「天知道為什麼,但是她愛你。讓她走吧,穆德。讓痛苦停止。」他伸出手捏了一下妹妹搭檔的肩,點了下頭,轉身離開。

  接下來是查理。

  「穆德先生,我一向不怎麼瞭解你,」他輕聲說,「但我姊姊過去非常看重你。我是說現在也是。」

  穆德沒說話。

  「如果你愛我姊姊,」查理說,他的聲音顫抖,「你就會讓她走。」接著,他也一樣,轉身離開了。穆德覺得自己就要哭了出來,他張嘴痛苦地深深吸氣。

  最後是史卡利太太,她手裡拿一個東西。穆德看出那是個小天鵝絨盒子。她把穆德的手拉向她,將那盒子放進他掌心,並合上他的手指讓他握住。

  「你知道嫁妝盒是什麼嗎,福克斯?」她問。穆德沈默地點點頭。「這些是黛娜十六歲的時候買的。那時候,她還很浪漫。」瑪姬笑道,她的聲音因為淚水而哽咽。「那是在她遇到馬可士之前。(譯註)」

  「總之……每個女孩都曾夢想過她的婚禮,福克斯,而黛娜,嚴肅的她,也有夢幻的一面。她父親曾經鼓勵她表現這一面。在她十六歲生日時,親戚們送了她一些錢,於是她買了這些。」

  穆德打開那個盒子。

  一對戒指,兩條金鍊子從盒子裡望著他。

  一對婚戒。

  「她不知道自己將來會嫁給誰,但是她喜歡這個在嫁妝盒裡放婚戒的點子。」瑪姬深呼吸一口氣,想要克服喉間的哽咽說話。「我想……她會希望你收下。」

  穆德沒說話。他闔上盒子把它放進口袋,就放在小藥瓶旁邊。他默然地轉身走進病房。







  她依然在那裡,雙眼緊閉。穆德伸手到背後鎖上房門。房間沒有窗子,完全地……空寂。只有病床和監視著黛娜史卡利緩緩衰退的生命的機器在房間裡。

  病床,那些機器和……他。

  穆德恍惚地走到病床邊,低頭看著史卡利。他伸出手幫她將一綹髮絲順到耳後。

  放射線治療使她的頭髮所剩不多了,他想。

  他閉上眼睛回想她的髮。紡金與火紅,混雜著其他無以名之的顏色。屬於黛娜特有的顏色,她獨特的色調和深淺。

  「黛娜,」他柔聲道。

  她睜開眼。

  虛弱地,她試著微笑。

  他把天鵝絨盒子從口袋裡拿出來。

  「妳媽把這些交給我,」他溫柔地說。他拿出較小的一枚戒指在手上把玩一下,對著光舉高,從戒指中間望過去。

  「我知道我從來沒說過……」他開口,又停頓下來。他感覺淚水流過全身,隨著強抑憤怒與痛苦的哭喊,就要從他胸中迸流出來。「天哪,黛娜!」。他倒抽一口氣。摒住呼吸,感覺到痛楚正在他的血管裡奔流。顫抖著吐出那口氣,他試著重新開口說話。

  「我知道我從來沒告訴妳……我知道我從沒表現出來……但……天啊…黛娜,我非常愛妳。」最後兩個字從他顫抖的喘息間說出。

  他將椅子拉到床邊坐下,將天鵝絨盒子放上病床。

  「我知道妳不希望我心懷怨恨,」他開口,用他準備好的陳腔濫調來累積力量,好做他接下來必須做的事,她要求他做的事。「我知道妳不要我恨那些讓妳變成這樣的人。我知道。我沒辦法向妳保證我不會。但我向妳保證……我向妳保證我會繼續我們的追尋,我們發掘真相的旅程。我保證我不會半途而廢,我不會為了要和妳相聚而讓自己身處險境。」他頓了一下,仍然撥弄著那只戒指。「我保證,我會把妳教我的事放在心上,黛娜。」他笑了笑。「當我聽到蹄聲,我會聯想到馬而不是斑馬。」他站起來,沒辦法再坐下去。「我保證會用妳所教我的,用科學家和熱愛神秘海洋、睜大充滿好奇雙眼的小孩的角度去看世界,我向妳保證我不會再像我了解妳那樣去了解任何人。」他停住,然後再開始。

  「我知道……我不會……愛……任何人,像我愛妳那樣。像我一直以來的那樣愛妳。」穆德小心地拿著戒指,套進她左手無名指。

  拿過盒子,穆德取出另一枚戒指。她睜大雙眼,看著他。他將那枚戒指滑進自己的手指,對這兩枚戒指大小適中一點都不感到吃驚。

  完全地合適。

  「我永遠不會脫下這枚戒指,」他柔聲說,深深凝視她的雙眼。「這是……妳給我的最後一樣東西,我會珍惜它一如我珍惜有妳的記憶,只要我一息尚存。」他停下來,然後繼續說下去。「因為……在這裡……」他說著,輕叩他的胸膛,「……在這裡,黛娜……妳是我的妻子。」

  他傾前,在她唇上輕輕一吻。

  他站直之後,看見她的雙唇動著。他可以聽見她試著說些什麼。

  他彎下腰,轉頭將耳朵貼近她。

  「我愛你,」黛娜凱薩琳史卡利低語。

  穆德站直。「我知道,」他說。「我一直都知道。」

  他深吸一口氣,匆匆吐出。再看她一眼,他說:「那麼……是時候了。是妳該離開的時候了,吾愛。」他把手伸進口袋,找到小藥瓶。「我收到妳的紙條了,」他說,舉起藥瓶好讓她看到。她的眼睛睜大了一會,了解之後又柔和下來。

  「還有那麼多事要說……要做,」穆德喃喃。「我還有好多事想要……」他斷斷續續地說著,感覺到溫暖、滑溜的淚水流下他的臉頰。「……我想要……擁抱妳……和妳纏綿……我希望妳在那裡,當心魔離開我的時候,我能完整地來到妳身邊。本來應該有……更多時間的!」他向後退,不確定自己是否下得了手,不確定他能達成這個她最後的,最終的請求。

  「但是已經沒有時間了,」他急促地說。「沒有時間了。」

  他打開小藥瓶。

  「黛娜……妳真的確定?」他問。

  望著她的眼,他看見了答案。她的頭點了一次,又一次。

  「我很抱歉我救不了妳,」他低喃。「很抱歉我讓妳失望。」穆德伸出手,溫柔地扳開她的嘴唇,緩緩傾斜藥瓶。一滴藥水在瓶口停駐了彷彿永恆的時間,然後滴落,迅速地潤濕她的雙唇。

  史卡利舔舔嘴唇,閉上雙眼。她舉起手,手指在空中摸索。穆德將她的手握在掌中,凝視他們倆所戴的婚戒。

  他低頭親吻她的手指,感覺到她的另一隻手在他髮間溫柔地輕撫。

  「平靜地去吧。」穆德輕輕說。

  他抬起頭。這是他欠她的。他欠她在這個世界的最後一眼。

  他們目光相鎖。

  「福克斯,」她低語,她的聲音清晰。穆德的雙眼因震驚和驚喜而睜大。他傾近她,深怕錯過她最後所說的每一個字。

  「我會等你……」她喘著氣說。他點頭,無法言語。

  「我愛你……」她說。

  然後她走了。

  她的胸口最後一次升起,短暫停留後,終於平伏。

  心電圖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電子聲響,接著潰散成一種持續、惱人的哀鳴。看也沒看地,穆德伸手將它關掉。

  房間裡一片寂靜。

  寂靜得像座墳墓,他想。

  他握著她的手將近十分鐘,幾乎被遺忘的祈禱文不請自來進入他的腦海。他為她祈禱,請求支配星辰的神明看照她,好好照顧她,保護她的安全直到他再度與她重逢。

  所以就是這樣了,他想。

  這就是史卡利不在你生命中的樣子。

  教人難以忍受。

  他的腦子急速運轉,大量字眼接二連三地浮現,沒有意義,永無止盡。再也聽不到她的聲音再也看不到她的笑容再也聽不到她反駁你愚蠢的推論再也不能給她看另一張太空船的幻燈片再也看不到她驗屍後穿著手術服的樣子再也看不到她對史基納滔滔不絕再也聽不到她說「我很好」再也聽不到她在電話另一端的聲音再也聽不到「穆德,是我」當夜裡作了夢當感到痛苦當莎曼珊出現再也不能打電話給她再也不能再也不能再也不能。

  再也不能。

  然後在腦海中,他聽見了。

  一通對方付費電話,來自另一個世界。

  是她的聲音,清澈如鈴,美麗如常,那個他珍惜勝於任何事物的聲音。是她的聲音,在召喚他。他知道他沒瘋,他清楚知道那是她,從另一個世界和他接觸,送信息給他,說他最需要聽的話。

  看著天花板,握著她的手,穆德聽見他以為再也不會聽見的三個字。

  「穆德……我很好。」









  「謝謝妳。」他低語。

  他站起身,放開她的手,安置在床上。他低頭看著她手指上的婚戒,將正面旋轉朝上。他看著自己的手,很驚訝戒指的大小是那麼地合適。

  他轉身走向門,開鎖將門打開。

  瑪姬史卡利獨自在走廊上。她的兩個兒子不知去了哪裡。

  「她走了。」穆德輕聲說。

  「不,她沒有。」瑪姬說,把他的手拉到自己胸前。「她永遠活在我們心裡,福克斯。」






。THE END。

譯註:Marcus,史卡利高中男友,外星爹地(4X20 Small Potatoes)中曾提到他們一起參加畢業舞會。


本文之中文翻譯權已經過作者同意,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請勿任意轉載。
原文來自:http://www.sonic.net/~drambo/ss/sixty.txt
原作者綱址:http://www.sonic.net/~drambo/
原作者回響信箱:drambo@sonic.net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