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4日 星期四

X檔案製作人透露此片差點拍不成的原因

Cameo
文/Frank Spotnitz
譯/JanetC
出處/美國 TV Guide 雜誌 2008/07/14~20 號

那是 2007 年一月,我已經快放棄希望了。

距離二十世紀福斯公司打電話問我們是否有興趣再拍一部X檔案電影,已經有六年的時間了。距離影集下檔也有五年了。距離 Chris 和我辛苦想出新電影的故事並提案給公司也有四年了。

那是遠在 2003 年。從那之後,我已談好了要共同編寫並製作這部電影,然後等著 David 跟 Gillian 談好他們各自的合約,整件事卻突然在 Chris 與公司為了分紅扯上法庭時,全部脫了軌。粉絲和記者們不停問我究竟何時要拍這部電影。而我總說我確定會拍,只等 Chris 和電影公司解決他們的歧見。但在去年一月時,一切開始好像那一天永遠不會來臨。然後...
##CONTINUE##
電話響了。是 Chris。他的官司解決了,於是公司在問那部電影。「要就現在,不然永遠沒了。」他引用他們的話。開工了。

但事情變得有點困難。當初我們是邊構想故事,邊把每一幕的概要用螢光筆寫在 4x6 的紙卡上(就和我們節目的每一集一樣)。但現在完全找不到那些紙卡了。我們四年前辛苦想出來的故事?現在得全部重想一遍。

當然,我們還記得故事的核心--一個驚悚,令人不安的謀殺案,跟我們從前說過的故事都不同的。但我們得從殘骸中重新建立出情節。

沒有什麼比期限更能令人專心了,於是--幸運地,我想--我們必須勤奮地工作,以確保劇本能在去年十一月的編劇大罷工之前完成。重新和這些角色連結上其實是不費功夫的。就好像他們一直都在那裡等著,在我們的潛意識裡。十月二十六號那個陽光的早晨,當我開車上 Chris 在馬里布的房子時,我感受到一種類似首演夜的興奮。David 和 Gillian 隨性地站在他的客廳裡,準備好來做試讀。然而,我們很快發現一個問題:這個最高機密劇本的安全防護高到,我們沒有足夠的影本讓大家看。Chris 和我決定我們可以看電腦裡的檔案(如圖)。


(點擊看大圖)

於是我們全都坐在桌邊,他倆翻開了劇本,接著...感覺更像一場召靈會而非試讀。Gillian 和 David 之間的那個神秘效應立刻回來了,好像從冥界召喚來似的。但直到兩天後,當他們回來做試鏡時,我才感到渾身顫抖。David 現在剪了他的穆德頭,Gillian 的頭髮也從微紅的金色變成史卡利紅色。忘了那場召靈會--這簡直是道地的X檔案從死裡復活了。

電影在十二月十號於溫哥華開拍,也就是許多年前影集開拍的地方。我們盡量召集了當年的老班底;像是回到老家一樣。雖然電影是專為了在溫哥華拍攝而寫的,大部分的故事其實是發生在多雪的西維吉尼亞州鄉下。因此有三個禮拜,我們塞滿了潘伯頓(Pemberton)附近所有的飯店和汽車旅館,也就是在卑詩省惠斯勒市(Whistler, British Columbia)北邊的一個美麗而原始的峽谷裡。

潘伯頓提供了不可思議的美景,但每天在冰點以下工作十四個小時,對工作人員與演員們都是很辛苦的,他們在鏡頭裡穿的衣服可沒有我們的暖。「下一部電影發生在夏威夷」變成片場流傳的一個玩笑。對 David 和 Gillian 來說,要從演員的角度重新與穆德和史卡利連結上,其實是比我們編劇困難多了。畢竟,他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試著不當穆德與史卡利。現在他們不但重新擁抱這些角色,還得想像六年後的他們,活在非常不同的環境下的樣子。

然而,我想就因為他們分離了這麼久,他們在一起的畫面反變得更有力量。David 和 Gillian 一向都是非常有紀律,非常專注的演員。但這可不同。在離開了這麼久之後,他們下定決心要盡全力一起完成工作。尤其是在他們的最後一幕,那是如此地有力量,所有工作人員都靜了下來,而我的眼眶也濕了。

過去的幾個月,在我一邊完成這部電影,把這些畫面看上幾百次後,我依舊震攝於這些角色的力量。我也一直想起,這部電影差那麼一點點就拍不成了。並且感激,我們從未放棄。

4 則留言:

Deborah 提到...

哇賽,看 Frank 的描述,回溫哥華拍片真像是畢業十年後的高中同學會。
我很能體會他說「兩個主角在一起的畫面很有力量」,
我看到預告片、聽到X檔案的旋律時,
也有一種被這力量撞到的感覺。
越來越期待下週的上映了!

皮皮 提到...

我也期待會看到最後一幕,依照我狂戀劇中主角的習慣,眼淚可能會噴出來吧

匿名 提到...

哇..好酷阿...
話說...CC的家好大..好漂亮..
真想去參觀..

匿名 提到...

這是我2008年最期待的事情了...從5月我得知,等到現在啊!!